中秋廉價之基隆亂亂蛇

因為中秋節可能是吃了幾條星芭樂的蛋捲所以嚴重失眠
(自作自受啊!)第二天睡到下午變豬頭。
跟阿喵出門去吃午餐時已經下午兩三點的事了。
(po按:星芭樂嘎逼蛋捲是福委會決定的禮物,身為福委
卻忘記自己在壓力模式(壓力模式是指把體質調整成比較
虛的模式這樣加班熬夜喝咖啡才有提神效果)還訂嘎逼口
味真是自作自受)

吃飯時討論要去哪?這對於每天都不知道該去哪的我們
兩個來說是當痛苦的,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我擠出
了"基隆"這兩個字,沒想到就表決通過了,真是民主力
量的偉大啊!

這是基隆港,到的時候應該也快五點了。

很厲害的舊大船,好想就近拍它的船身加進材質庫啊!(職業病)

這素基隆的傍晚,可能是因為基隆直接靠海所以少了點悶臭
的感覺,但是卻有濃濃的海腥味。

很低級的地方,你以為是好萊鳥啊?還把KEELUNG字樣
擺在山坡上‧‧‧但是很有趣,很可惜沒有像好萊鳥字樣
排得比較有像是沿著地形走的趣味。

望海的阿伯,我跟阿喵拍照時都會干擾到他望海,啾拍寫a

基隆的路上,又有橋又有地下道的我開車在這裡一定會出事

跳街舞的小鬼,在這邊跳舞剛好省下租教室的錢,但是阿喵
覺得這樣好寒酸‧‧‧因為連晚上都有小鬼在門前跳舞,而
且動作都放不開,不好意思跳又捨不得花錢租場地練舞的樣
子都被我們瞧見哩。

本來不想這麼早走到夜市的,但還是不小心走進去了,

這是南部夜市最有名的"嘩古董",就是簡單拍賣會,出價的人
都有小禮物可以拿,我爸超熱衷此道,所以有些時候很豬頭出
價沒人跟會帶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回家,阿喵最近也是,在拍
賣網站亂出價從日本賣家買一堆我公司(後山皮)附近就一堆的
"進口貨",真是啾北七。

熱狗棒,還有跟豬的那裡長一個樣的螺旋熱狗,很想吃但又
因為賣相不佳所以作罷

因為是港口夜市所以這類的奇怪海產就很多啦。還有食神裡
的撒尿蝦(蝦咕)哩!

那一條一條的就是魷魚頭哩,也是基隆夜市的一絕!

另一攤!滿坑滿谷的海產,最右邊的試管裡裝的是水蛙啦

基隆有名的營養土司,我有吃過炸土司,不知道是不是這攤?
可能得問過阿喵才知道吧!聽說有某女星很愛吃所以有追求者
還會飛車來買‧‧‧

很炫的玩具攤,什麼都有!可惜怕沒有想買的東西會不好意思
沒有過去看,

賣螺肉還是什麼怪下酒菜的攤子,看起來頗美味!

發現超大條章魚!

靠!光吃這條就飽了!當然,這並不是我的啦。這老闆應該
吸的有毒氣體若是照新聞所說的話應該可以抽幾萬年的香煙
吧!(就是那個烤三十分鐘的肉等於抽200萬隻菸的鬼新聞)

有句話說沒吃泡泡冰就不算來過基隆,所以泡泡冰是一定要
的啦!雖然我跟阿喵在前面猶豫了將近半個鐘頭才選了會讓
我晚上自爆又一次的咖啡牛奶口味的泡泡冰‧‧‧

這是老闆娘二號搓泡泡冰的樣子,簡單來說就是用力攪拌果醬
跟挫冰,弄到很噁心的程度就舀進杯子裡斗大公告成了。

前面是冰後面是妖鬼阿喵,剛好阿喵在鏡頭旁所以有點變形
了。所以愛美的朋友拍照盡量往中間擠喔!

這牌就是專打外國"觀觀客"的廟口街啦!有些東西很便宜,
但有些東西貴到靠北,見仁見智

每次看到那排大蝦子就覺得很kuso,總覺得有種歡樂的氣息
在裡面。

蚵仔煎,老闆正用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在翻面。

喔喔喔!傳說中的基隆夜市米糕山!!還有一些落石

我不知道原來那種東西是豆簽,看起來跟麵線沒兩樣啊!

甜不辣,因為阿喵每次吃萬年樓下的都會腸胃炎,所以只好吃
基隆的,阿喵一直很堅持那東西叫天婦羅,但我認為就是有這
種想法才會讓台灣這麼亂!阿都拿台灣護照幹嘛分本省人跟外
省人啾北七!為什麼這裡炸的就是天婦羅而不能說甜不辣那幹
嘛買鹹酥鷄時都要問"阿老闆這甜不辣怎麼算"‧‧‧
反正都是從日文諧音過來的‧‧‧若真要計較
那烤的不就變懶不辣了?

店員很熟練的把糖漿倒入甜不辣裡。

楓糖甜不辣完成!

每家都說是台灣第一家,我也是台灣第一家總裁潑的部落格

廟口的鼎邊挫,就是把麵糊葛在大鍋子旁邊再刮下來的產物
比較像另類版的腸粉,生意好到靠北,口感很像統一粿仔條。
沒有特別了不起的地方

看起來沒什麼卻要賣五十元,好險它開在那裡,如果開在我公
司附近應該過兩天就收起來了吧!

還一堆明星去才會死‧‧‧這攤因為有超多人在等所以吃得
很匆忙,所以下次應該不會吃這項了。一個小桌塞三組人馬
總共七個人在吃‧‧‧我哩咧。

咖哩飯,每次來必吃的!

就是這鍋啦!那個阿桑用很熟練的手法在翻動咖哩,這種菜市
場口味跟一般什麼日式或印度的調理包味道硬是不一樣!

中途經過玩具店,結果發生我好死不死在翻倒的玩具旁,店員
整理時還用一種不耐煩的口氣跟我說"要小心啦!這種玩具摔傷
就沒人買了啦"‧‧‧靠北啦!又不是我弄的,明明就是那對在
翻東西的母子‧‧‧而且我應該是店內消費能力最高的吧‧‧‧
就客觀條件店內最高價的玩具最有可能帶走的人可是我耶!
我不是氣被人誣賴而是氣被當成只看不買還弄翻的,所以我堵
爛之下就把爆走牙狼還有京本正樹放回去真的當只看不買的人了。
與其貪那50元的小便宜(萬年)我還是請同事小尤幫我買好了。

我跟阿喵,注目點是最右邊那個orz的交通警察。

基隆沒有鷄橋卻有豬橋,所以其實是豬籠啦!還是因為羅志祥
的關係??

後來回台北因為才八點半所以想說要去找傳說中的女僕咖啡,
我跟阿喵來到地下街‧‧‧說真的地下街空氣超不好,怎麼還
有那麼多人愛在那邊流連忘返?

結果走到時已經過了營業時間,可能中途在找S.I.C.系列的東西
所以花太多時間,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機會可以名正言順入手
該系列,所以不小心錯過。
沒關係!下次早一點下班找約翰尼他們去攻略,可是只到九點,
我下班到那邊也差不多打烊了‧‧‧時間只夠點外帶的,有夠
傷腦筋。 

1 則留言:

啊兔 提到...

PO!我住基隆
下次有去基隆可以找我出來玩..

聯絡方式可以給你msn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