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愛座

今天搭捷運的時候,基本上我都是有位子就
坐上去,但是坐了兩三站後,有一群人上車,
來了兩個太太,後面還有一個老先生,我有
瞄到,本來想要讓出位子,畢竟我坐在所謂
的博愛座上,但是抬頭一看,老先生跑到很
遠的地方去,留下兩個儘管走路的那種氣質
很明顯的就是有點年紀的。但是從穿著打扮、
臉上的工程、頭髮的顏色看來,我的直覺就
是我沒有必要讓位給才正準備進入更年期的
太太。特別是剛血拼完的太太

但是那太太就走到我面前指背後博愛座的牌
子問我說: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位子?
-----意思很明顯,我搶了她的座位。
那女人年紀到了必須要人家讓位給她的時候
儘管看起來不到50歲

所以我就笑笑的站起來把位子讓給她,當然
坐在我旁邊的太太也只好讓位給她朋友。
而我旁邊的太太應該大我十歲有吧,看起來
感覺就像她讓位給大兩三屆的學姊一樣。

=====我是分格線=====

我讓位給那個或許已經老到可以作仙但是看
起來頂多五十出頭的老太太,我站起來的時
候那個女人還問我幾年次的?

靠北咧!基本上我就算不是坐在博愛座,只
要看到小朋友、孕婦還有老人在同車廂內,
我都是那個車廂第一個讓位的人,所以判斷
讓位給需要座位的人這件事情我絕對當仁不
讓這件事是無庸置疑的。

但弔詭的來了!

如果潘迎紫上車了,你要不要讓位?
人家儘管65歲但保養有方,看起來就像40歲
如狼似虎的風騷娘一樣。那你看到那種保養
得宜,年齡掩藏得很好的人,譬如謝霆鋒的
老豆謝賢那種人上了捷運,我想大家都還是
見怪不怪的不請他們享用座位。今天的狀況
也是,我至少比她們多了抬頭紋跟黑眼圈,
我有什麼義務要讓位給看起來不需要博愛座
的人呢?

↑60多歲的潘迎紫,粉紅色的那個‧‧‧
快樂小天使的沈姊姊(嗯嗯色)看起來都比他老

我也曾經讓錯位子,我就看那個小姐瘦瘦的
卻穿寬大的娃娃裝(因為老婆最會裝年輕,所
以我分辨得出流行洋裝大概長什麼形狀,加
上之前懷孕生小美眉的同事爽梅也穿同款的
衣服)還有露出好大肚腩的小腹,於是我第一
時間就站起來請她過來坐,結果那個小姐就
跟我說:我沒有懷孕‧‧‧。
喔喔喔!我怎麼知道還有那種明明很瘦卻小
腹大到跟我有得拼的人?

我也有讓過座位給老著等的人,基於總總的
尷尬經驗,我只會讓位給看起來很明顯的對
象,譬如老先生老太太(一看就知道的那種),
受傷的、帶小朋友的,以及孕婦‧‧‧。

之前讓位最特別的是讓給一個看起來很像有
吃藥的女孩子,因為根本就是掛在弔環上隨
著電車蕩來蕩去‧‧‧。後來受不了就叫她
過來坐我的位子。

我覺得博愛座的設置無非就是為了一些人根
本不會讓座才想出來的對策,就算不是博愛
座,當你看到老弱婦孺就應該主動讓位,但
是隨著時代社會風氣習性的改變,大家都可
以靠一些工程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


↑我站起來讓位結果讓錯了不是很尷尬。我還
大他快10歲‧‧‧

所以要年輕美貌?又要同時兼顧博愛座我想
會不會太貪心了一點,我想博愛座的用意應
該是要讓人家想到要懂得讓位給需要座位的
意思,而不是博愛座一般民眾不能坐,更不
是一個車廂就只有那幾個博愛座額度,白髮
蒼蒼的老伯都快跌倒,然後女學生就跟老伯
說:不妨到隔壁車廂找,說不定還有一個博
愛座喔。

算了,想睡覺了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哈哈~我也有同樣的想法說

我每次在公車上看到一些年長女性的時候我都在猶豫要不要讓座

讓座給他們好像是暗示他們保養的不夠、頭髮染的不夠黑、打扮不夠入時

如果是很明顯的我一看就知道年紀的或者是四肢感覺起來站的很辛苦的,這個要讓絕對是okay的

但是那種有點模糊不清的我就很不敢隨便讓座了,天曉得他們到底幾歲

所以我不愛坐在前面的博愛座跟靠走道的位子,每次都要思考這種問題

ca.chet 提到...

讓呀讓呀~~
我是有位子坐但會選那人
博愛座,平常座基本看到孕婦不論什麼位子都會讓~
但坐在博愛座上讓我很不自在~
有次讓位她男生朋友叫我坐下,說他朋友只是胖...很無奈又尷尬.

總裁潑 提到...

對啊對啊,因為就算是門旁邊的座位,
都感覺"這是必須讓出來的位置",
我也是會經常思考這件事。

人家都跟我開玩笑說捷運現在的標語
是──"從心讓起"。
如果是從"肝"讓起的話,我可能就是大家
要爭相讓座的對象了‧‧‧
又如果是以健康檢查報告的紅字來看的
話我也應該是上游部分吧。哈哈

啊兔 提到...

我討厭倚老賣老的傢伙..這種我都狠狠瞪他們一眼.說真的他們都是欺善怕惡的傢伙

如果是我.我會直接找需要的人讓他上座
如果牠(他.她)還在靠杯..嗆他一下牠就摸摸鼻子吧

匿名 提到...

但基本問題
你是坐在博愛座上面

ziz 提到...

我一個同學坐電車時,她坐著睡著了
然後她的腳被人踩醒,
醒來時她發現眼前那個踩者她的那個婦人在瞪她
因為電車很擠,
她剛開始以為婦人是不小心踩到的
然後又繼續睡
但是沒想到那位惡婦又故意踩她的腳不放
口出惡言叫她趕快讓位
同學憤怒了
所以從頭到尾抵死不讓
大家開始玩起踩踩樂
很不巧的
剛好他們同一站下車
結果那位婦人從頭站到尾連個屎都坐不到
最後我那同學對她做個勝利的微笑離去
那位婦人除了瞪她也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