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他們的故事

這一天,我去了凱道,我對死刑的看法,基本上,我認為廢除死刑是
終極的目標,就與馬英九口中的終極統一是一樣的,但是,現在到底
適不適合廢除死刑?台灣是否成為所謂的先進國家?不管是法律或者
道德水準以及其他的因素?台灣真的準備好要廢除死刑了嗎?我心中
存在著很多很多的疑問?

這場活動是朱學恆發起的,請來被目前被判死刑的殺人犯所殺害的家
人出來現身說法,聊聊他們的眼中的被害人,聊聊如果當時沒有遭到
加害人殘忍、無情的的虐殺,現在的他(她)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也談到失去了家人後的這段日子是怎麼過來的‧‧‧。
朱大的動機其實很單純,畢竟有人支持,有人反對,那就一起到凱道
聽聽受害者家屬的故事,聽過之後,畢竟你對被害人比較能感同身受
的時候,你再仔細思考死刑這件事情。

20100328.0857

其實我只有說我"應該"會去吧,但是後來六點多的時候我就跟阿喵說:
"走!",所以就去支持這樣的活動,其實大家只會支持政黨的活動,對
於這類的活動,很多人總是覺得自己在FaceBook或噗浪轉貼就覺得幫上
忙了這類的射後不理心態,其實我也很害怕支持的人不夠,那以後就再
也沒有人有動力舉辦這類的聚會了!

20100328.0861

當然,這種活動因為牽涉敏感話題,加上不是郝龍斌辦的活動,馬英
九也沒有到場致意,所以各媒體都刻意冷處理。
新聞也立刻轉述人權團體的聲明

=========我是假道學的分格線=========

人權團體強調:死刑是廉價正義

更新日期:2010/03/28 04:11

〔記 者謝文華、陳怡靜/台北報導〕網友上凱道聆聽受害者故事,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直指,如果以為執行死刑就能讓受害者得到安慰,這是「太廉價的正 義」,處死犯罪者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受害者家屬的心靈撫慰、生計及後代輔導、教育,都須制度性照顧,政府應建立完善機制保護受害者。

朱學恒批判支持廢死的人權團體、律師不夠重視受害者,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大呼冤枉,聯盟強調,支持廢死與關心受害者之間並不衝突也非互斥,社會應該討論的是究竟執行死刑是否真能撫慰受害者?真能遏止犯罪?

不過,律師李勝雄認為,其實終身監禁是比死刑更嚴重的懲罰,「留著他,是要他認錯、悔改;而打死他,他就沒有認錯、贖罪機會!」

李勝雄沉重表示,批評加害人辯護律師,是不了解國內訴訟辯護制度。他們當然關心、同情受害者,但仇恨一直留著,對受害者真的是好嗎?以牙還牙的作法,能讓社會更進步嗎?像二二八受害家屬,追求真相平反、補償,但從沒要蔣介石的後代來代替受懲罰。

「社會已喪失討論空間」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系副教授姚人多說,社會為何有很強烈的聲音想看到有人人頭落地,反應出一種停滯不前、對政府缺乏行動力的深沉焦慮。「站在廢死立場,不執行死刑,並非就是不懲罰加害人!」姚人多無奈說,台灣社會喪失討論的空間,需要冷靜一下。

=========我是假道學的分格線=========

畢竟現在很多人權團體都是所謂的"有著崇高社會地位"的人,而這些
人只會嘴砲,沒有實際作為,而且很神奇的是這些人的摯愛並沒有遭
受冷血兇手無情的殺害、凌虐。
大部分的成員都是社會有頭有臉的教授、律師、甚至是部長、民意代
表、甚至是總統或政黨要員。
他們難道不知道廢除死刑必須要兼顧到很多不管法律、道德、教育等
等方面。對我們而言廢死是一種理想,就像宗教一樣,是碰都碰不到
的,但是對廢死聯盟的成員來說,把所有配套搞定,像是受害者家人
的保護以及彌補、輔導。或者法院判決的公正,包括法官的專業、律
師的判斷,或者教育面的加強,能不能從教育最大的可能去遏止一個
人將來變成冷血殺手的可能性,或者讓他們了解幹了這件事的後果有
多嚴重,甚至自我情緒管理的訓練?
這些事情牽涉層面相當廣。

從法律面來說,基本上把大宗稻米生產的河川染紅只有罰六千到十二
萬,柯俊雄很得意的說他替養豬戶請命,但是爽了那些工廠。這種利
潤遠高於罰款,賠的是我們主食(稻米)的安全,我覺得這問題比美國
牛嚴重。另外,捲款幾百億的惡德企業主,如果被抓到也只能判背信
三年半,好爽!背負多少條因此崩潰自殺的人命也只有三年半,完全
不成比例的判罰,說不定搶了兩萬塊皮包判的都比這個重‧‧‧。
我想雨刷最後也會不了了之,甚至犯罪有案在身的人都可以競選民意
代表,我不知道所謂的人權團體那些有頭有臉的人對這些最最最基本
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東西有什麼看法?當你們在為了名替那些窮凶惡極
之輩辯護、對一些事情在嘴砲的時候有什麼想法?廢除死刑只是提升
自己社會地位(名教授、人權律師)以及收取辯論費用方便而已‧‧‧。
如果被叛死刑的過程充滿疑點跟冤屈,那人權團體出手大家應該不會有
意見,但如果是窮凶極惡的殘忍兇手呢?我覺得不公義的地方在這裡,
因為法律並不公平,而且叫被害人情何以堪??
受害者家屬並不是人人都請的起大律師,當他們看到大律師降臨法庭,卻
站在加害者那邊,這時候只要看到加害者臉上出現一抹微笑,不管是否真
有悔意或者覺得林北贏定了,被害者家屬光是看到就夠折磨了

而教育?基本上老師的權利已經被剝奪光了,他們只是避免被家長告
就已經心力交瘁了,還說什麼教育?就連大學教授,你他媽的有誰敢
說自己任教前有過豐富的社會工作經驗?大部分的講師教授都是畢業
後就動用關係進教育系統,連學生畢業後要做什麼工作都不曉得。
我大學唸輔大應美動畫組,教動畫的老師連我待過的兩家公司都不知
道‧‧‧對不起,我待的公司太遜了。儘管我在懷疑台灣還有比這兩
家大的動畫公司嗎?
現在是笑貧不笑娼的年代,台灣新聞只關心八卦不關心國際大事,新
聞每天或每週三都會拿著蘋果日報或壹週刊照著播報新聞。
到了選舉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這傢伙是一個大渾蛋,但是馬英九替他
站台所以大家就又把票投給他‧‧‧或者因為他長得好看就把票投給
他,甚至在造勢晚會比拼人氣?甚至連老虎花燈嘴巴張開吉不吉利都
可以拿來大作文章?在這種極端不理智,教職者示微、人民不選賢與
能的年代,連自己的小孩在幫派當堂主,黑吃黑被逮了,還可以找更
大咖的黑道擺平,而最後搞到被警察抓了,還在說我家寶貝很善良,
只是交到壞朋友的哭哭啼啼。甚至不做補救還在主持慈善晚會想要"消
掉寶貝的業障",更扯的是還有人要等他出來找他拍電影。我連下載都
不屑浪費頻寬哩!

而抱著人性本善的看法,當然大家都可以角色扮演,說會演變成這種
都是環境跟家庭所害的,但這種說法對於出身逆境卻又不向命運低頭
的人太不公平,我相信更多的人也是出生在不是很完整的家庭,甚至
也經常被毆打、凌虐,但是為什麼很多人長大後卻沒有做出反社會的
舉動?而努力、樂觀的在為自己的人生而活?也是有出身好人家卻作
出脫軌的舉動,像是某立委歌手的兒子,雖然沒有大奸大惡但也足以
讓人當茶餘飯後取笑的題材,甚至連被拿來說他吃美國牛才變這樣的
歌詞,儘管只是開玩笑的填詞但是大家都會笑著認可!

當然有的人認為,因為有死刑,所以加害人因此會一不作二不休,但
是酒駕撞死人(我們也姑且認定他與兇手一樣失去理性)好像不會判死
刑耶!不然林小培豈不‧‧‧。
他們只是擔心受審判所以倒車輾過被害人揚長而去。所以可不可以套
用在不管死不死刑都可以有"一不作二不休"的心態。
更何況當晚的被害人與加害人其實無冤無仇,並沒有讓兇手動殺念的
動機。人權團體想太多了。我們都知道要了解動機跟原因,譬如長期
受到家暴所以將施暴者處理掉以自保這種與隨機尾隨被害人虐殺的差
別。我相信大部分的加害者也知道這種差別,儘管他們在犯案時腦袋
進水了。

所以我覺得與其在那邊唱高調還不如試著改變些什麼讓我們這些死老
百姓認可,認為廢死聯盟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真的可以替我們完成些什
麼?不管從法律、教育、道德等層面,因為那些成員都是有頭有臉的
律師、教授、民代、部長、甚製更高的‧‧‧誰!
嘴砲有我們這些網民來打就夠了,比我們聰明,地位比我們更高,有
能力可以改變些什麼的廢死聯盟以及人道主義份子應該要做點什麼!
我真的相信他們真的願意的話,跟個部長、甚至總統直接對話,甚至
推動一些立法真的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而長期以來,他(她)們做的
事情跟我登入部落格所做的事情一樣,差別是我貼去日本玩的東西不
會上新聞,而他們打手槍稿發表會有人採訪。就是這樣
然而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那些不管在法界學界有著比一般百姓,甚至立委
有著更多專業的人完全沒有針對他們的理想提出夠份量的建議,卻選擇
與網友一樣躲在後面,用嘴巴講一口好仁義道德,甚至連像朱學恆一樣自
費發起活動的guts都沒有...

聚會中,因為我們都只會提到加害者(兇手)但是卻不會記得被害人,
所以大家一起唸出納些被害者名子時,其實心裡很複雜,真的耶!
不管什麼案件,大家都只會提到兇手‧‧‧

20100328.0864

而參與完聚會,我覺得廢除死刑這件事情一定要做,但絕對不是現在,
也不可能是不久的將來,因為完成這個目標前有太多事情要做,道德、
教育、法律體系、國會水準整個遠遠不夠標準可以實現,特別是廢死聯
盟那種可以在黑暗面操控國家的秘密結社不做事只嘴砲‧‧‧
我認為,死刑先保留,死刑犯慢慢出清,因為這是不公義的社會所能夠
給受害家屬目前唯一的公道。儘管正如蔡季勳所說的:這是廉價的正義,
但是這真的是目前社會所需要的、廉價的公道。
除非他們這些可以與總統直接對話的人真的能做點什麼、改變點什麼

3 則留言:

toybear 提到...

阿波你這篇寫得太棒了!
吼哩幾霸暈

Hiller 提到...

Good job. 心有戚戚焉

你要說我怎樣沒關係! 提到...

咦?你不是朱學恆啊?!